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股指仍具反弹动能

2018年11月09日 08:23    来源: 期货日报    

  政策托底,外部风险缓和,股指仍具反弹动能。但由于政策底与市场底之间存在时间差,股指趋势反转时机未到。

  10月以来,股指触底反弹逾200点,临近60日均线压力位,而年内5月和9月两次短期反弹均止步于此。考虑到近期各项利好政策接踵而至,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缓和预期,预计11月底前股指仍有反弹动能。

  股指短期反弹驱动之一,来自于政策底预期。一行两会管辖各部门和地方政府等各层面,形成政策维稳合力,纾解股权质押风险,股市维稳力度和高度史无前例。究其原因,或在于7月和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均定调“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其中稳预期与股市直接相关。

  股市有“经济晴雨表”之称,股市短期跌势过度,会加剧各经济主体对未来经济形势的担忧,带来悲观预期的螺旋式循环。另外,本轮股市下行特殊性在于上市公司高股权质押率,在股价下行过程中,面临高套现意愿、强制平仓、公司控股权转让等风险,直接影响上市企业正常运营和市场预期。Wind数据显示,2018年至今已有近160家上市公司大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因此,从维稳角度看,稳股市利于“六稳”目标执行,而稳股市关键点是有序纾解存量股权质押问题,以及扩展和增信民营企业融资渠道和工具,减缓新增股权质押动能。

  股指短期反弹驱动之二,来自于外部风险预期缓和。中美最高领导人通电话明确G20峰会会晤,释放重启贸易谈判信号。美国中期选举确立参众两院分治,美国国会“分裂”,将掣肘特朗普美国国内政策出台效率,基建和继续减税推行难度加大,美国内部经济刺激预期将削弱。从美国总统连任角度看,尽量延长美国经济强势至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为首选,而中美贸易摩擦对中美两国经济拖累程度相当,在此背景下,特朗普降低谈判条件,促成中美贸易战阶段性缓和达成短期协议的概率在增加。

  但要注意的是,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显现。10月制造业PMI已降至2016年8月来最低,且降势有加速之势;全球制造业PMI也自2017年12月见顶持续回落,美国相对强势,处于高位振荡状态,剔除贸易摩擦互加关税变量,净出口对国内经济贡献力度趋于回落。若贸易摩擦谈判未有缓和,叠加新出口订单断档风险,国内年底和明年经济下行压力显著,需要基建维稳对冲,预计经济四季度弱于三季度,2019年经济预期弱于2018年。因而,对股市的不乐观预期来自于经济内生性的下行压力和贸易摩擦的强化效应,这将显著抑制企业收入端的想象空间;乐观预期则来自于当前对冲调控政策的加强和后期的升级可能,其中扩大融资可获得性、降低融资成本、疏通货币信用传导、减税降社保费等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降低企业成本压力的核心工具和方向。

  总体上,政策托底和外部风险缓和,虽对股指有边际预期改善效应,但股指运行趋势取决于企业未来整体盈利预期。今年1—9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为14.7%,较2017年同期22.8%显著下行,考虑到收入预期边际变化大概率快于和高于成本端,盈利中枢下行趋势仍将持续;同时按历史经验,政策底与市场底之间存在时间差,股指趋势反转时机未到,关注12月中美贸易谈判结果和美联储年内第四次加息预期兑现可能。

(责任编辑:张海蛟)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