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水滴互助收购合诚保险公估,保险野心外露意在输出服务

2019年09月25日 16:29    来源: 蓝鲸保险     石雨

  近日,水滴互助完成对一家保险公估公司的认购,成为其原本旗下保险公估公司注销后重新拿到的一张保险公估牌照。据业内专家介绍,互助平台的资质核查业务与保险理赔业务的实质多有重叠,互助平台通过与保险公估业务合作获取专业建议,而伴随着业务的增多,自有的保险公估公司有助于把控成本与服务质量。

  值得注意的是,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表示,投资公估公司,有为险企输出业务上下游基础服务能力的愿景,释放出进一步加强向保险领域融合的信号。近年来,互助平台进军保险市场的机构不在少数,其在引流及用户转化方面具有天然优势,是对用户进行健康风险保障教育的绝佳平台。增加保险业务也成为互助平台流量变现的重要方式。但不可忽视的是,在互助平台向保险业布局的过程中,也需警惕合规风险,需在获取资质的前提下,专业、审慎的推进保险业务。

  水滴互助重拿保险公估牌照,业内:有助服务质量与成本把控

  近日,蓝鲸保险注意到,据天眼查网站信息显示,重庆合诚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诚公估”)发生投资人变更,8名自然人股东退出,新增股东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纵情向前”),持股99.8%,以及两名自然人股东,分别持股0.1%。

  据了解,纵情向前为水滴互助的运营主体,伴随着纵情向前投资合诚公估,水滴互助、水滴筹创始人沈鹏也同时“入主”,取代合诚公估原法人沈洪武的位置。

  公开信息显示,合诚公估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200万元,为专门从事保险公估及相关业务的全国性保险公估机构,主要从事对保险标的的评估、查勘、检验、估损及理算、防灾防损工作。

  蓝鲸保险注意到,水滴互助长期与保险公估机构合作。从水滴互助的官网信息来看,其发布的合作调查机构名单中,分别有广州市高澜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以及广东衡量行保险公估有限公司。

  “互助与保险业务在公估理赔领域有不少相似之处,从逻辑及形式上来看,两者的业务实质几乎重叠,需要调查被保险人是否符合理赔或者救助标准,即符合保险条款或互助条款,在投保时是否如实进行健康告知,材料是否充足、真实等”,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徐昱琛同时指出,“与保险公司不同的是,保险机构有专门的理赔部进行调查,而互助平台并没有配置相关部门,且目前并没有专门的互助公估牌照,因此互助平台会选择与保险公估机构进行合作,获取专业的咨询意见。”

  然而,伴随着互助平台的走热,后续理赔调查服务的需求量或也渐增,一位公估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称,“若长期依赖其他保险公估公司不仅成本较高,且服务质量难把控,因此伴随着业务量的提升,自己拥有一家公估公司是较理想的选择”。

  蓝鲸保险注意到,水滴互助旗下曾持有北京弘正致远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但该公司在2018年11月已经注销,对于注销原因,水滴互助向蓝鲸保险表示,“主要是出于业务方面的考量”。这就意味着,此次收购的合诚公估股权,成为水滴互助目前手中唯一一家公估公司。

  互助平台触达保险渐成趋势,独具优势也需防范隐忧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拿下合诚公估的意义,除对水滴互助的核查业务有所协助外,从资产布局角度来看,则为水滴互助拿下一张保险公估牌照,使其在保险领域的布局,又进一步。

  针对投资合诚保险,沈鹏在社交平台发文表示,“水滴互助有一项愿景是打造中国健康险产业的科技平台,在与保险公司共同提供保障的基础上,为更多保险公司输出业务上下游的基础服务能力”。显然,布局合诚公估,是水滴互助在实现自身公估业务协作的同时,输出服务的打算,使保险公估成为其作为互助平台与保险业接洽的服务端口之一。

  事实上,早在2016年9月,水滴互助通过全资认购保多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拿下一张保险中介牌照。在此基础上,2017年5月,定位为“健康险优选平台”的水滴保险商城上线,随即推出首款产品“安联臻爱百万医疗险”。截至2019年6月,水滴保险商城与60余家保险公司合作,推出产品80余款,目前在北京、江苏等6地开设分支机构。

  从互助平台角度来看,延展至保险领域的并非水滴互助一家,同样作为健康保障平台的轻松筹,在拿下保险中介牌照后上线“轻松保”,成为轻松集团的五大板块之一。此后,轻松保又联合华泰保险推出“药神1号”,针对抗癌用户所需靶向药物提供保险产品。

  此外,互联网巨头下的“相互宝”、京东互保、美团互助等,也在同步斩获保险中介牌照,与互助平台形成协同。

  此前,曾有业内声音指出,布局保险的互助平台,是“使所有保险公司都将恐惧的对手”,这一说法,主要是基于互助平台在引流与用户转化方面的明显优势。

  作为已经积累一定用户的互助平台,不同于保险公司或互联网公司,需要面向所有消费者去捕捉有需求的客户,互助平台所聚集的用户对于健康风险保障本身即有需求,“参与互助平台用户的保险意识,明显高于普通用户,量化来说约可以达到3-5倍”,徐昱琛强调道。

  互助场景,是天然的对于用户进行保险教育场景的平台。在本身对于健康保障需求较大的基础上,用户对于保险的接受程度也相对较高,属于潜在的保险理想客群,给互助平台实现用户转化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互助平台的优势在于对客户保障方面的教育,也可以认为是保险前教育”,轻松筹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介绍称,“从互助人群来看,用户参与互助比保险成单的速度更快,年龄层偏低,相对于传统的商业保险,用户更容易从互助平台优先切入”。

  而对于互助平台而言,徐昱琛指出,保险作为增值业务,是互助平台流量变现的重要方式。此外,不仅是额外搭建保险销售平台,互助平台还可以通过掌控的数据与用户需求,联合保险公司进行产品定制,再反向向用户进行精准的产品推送,有助于网络互助业务与保险业务形成协同,增强用户粘性。

  “互助平台+保险”完善健康风险保障体系的布局愿景虽好,但在行业前行的过程中,合规问题也成为隐忧。2018年,支付宝与信美相互合作的“相互保”,即融合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的特性,形式上是保险,实质为互助。但推出不久后即被保监管部门约谈,由“相互保”改为“相互宝”,不再由信美相互承保。

  “对于开展保险业务的互助平台来说,规避违规风险首先要做到明确互助与保险的区别,在形式上获取保险的相关牌照后,按照要求展业”,徐昱琛提醒道,“同时,在进行保险相关宣传介绍时,需要配备专业的人才,对保险的本质和特点实现准确宣传,避免损害消费者权益,引发纠纷”。(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水滴互助收购合诚保险公估,保险野心外露意在输出服务

2019-09-25 16:29 来源:蓝鲸保险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