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大成基金一线梯队跌落二线 公募如何挽救离职

2016年06月30日 06:53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近些年,基金经理的大批奔私已经让公募基金行业在跌宕起伏的A股中艰难挣扎,但谁也没有想到,继基金经理之后,高管们的频繁出走俨然将离职潮升级为2.0版本。近日,大成基金一位副总离职的消息就成为业内焦点,而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在最近的一年半当中,大成基金已经痛失了5位副总,与此同时,其规模和业绩也出现了不佳的表现,令其从早先的一线梯队中跌落。

  天空飘来七个字 大成副总又离职

  据金融投资报报道,上周末,大成基金宣布公司副总经理钟鸣远因个人原因离职,而此时离钟鸣远加入大成基金才刚刚过了2年多时间。

  资料显示,钟鸣远曾任职于国家开发银行深圳分行,先后在联合证券、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从事固定收益研究,后在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固定收益总部担任总经理兼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2014年3月,钟鸣远加入大成基金任公司助理总经理。次年1月起升任大成基金副总经理。

  钟鸣远的专长在固收领域,加入大成基金后,他成了大成基金固收的顶梁柱之一。大成基金固定收益投资决策委员会由3名成员组成,钟鸣远为固定收益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张翼和王立为固定收益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

  钟鸣远并非第一个从大成基金离职的高管,在最近的一年多时间里,已经有多位高管相继离开了大成基金。

  从2015年新年伊始,大成基金原副总经理刘彩晖就宣布离职,他于2006年加入大成基金,任职长达9年。紧接着5月,同样曾任职副总经理的刘明和肖冰也双双请辞。这两位在大成基金任职时间长达11年。到了同年10月份,在大成基金任职10年的杨春明也因个人原因出走。杨春明早在2005年6月就加入大成基金,历任基金运营部总监、市场部总经理、助理总经理等职,同时还兼任大成基金子公司大成创新资本董事、总经理等要职。

  关注此行业的人应该都知道,随着近些年私募基金业的崛起和牛市赚钱效应的作用下,公募基金公司的人员动荡便呈加剧之势。数据显示,2009年以前,基金经理年度离职人数均不到100人,2010-2014年期间,离职人数分别达到109人、117人、109人、138人和213人,2015年全年离职基金经理数量更是达到了301人。而后在股市大幅震荡的背景下,基金经理的离职数量才出现缓和,但没过多久,高管级别的离职潮又再次出现。

  据北京商报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就已有9位基金公司高管因个人原因离职。

  高管离职逃不开规模、业绩、个人发展三因素

  中金网报道称,数据显示,相比去年四季度末缩水578.12亿元。今年一季度,大成基金单季缩水量在业内排名第3,缩水比例44.29%,在缩水榜上排名第7。

  业内人士称,基金业高管离职,无非是股东间的利益博弈、管理业绩不理想、个人有更好的去处等。不过,从大成基金近一两年的固定收益投资成绩来看,似乎并不太理想。从短期收效看,这与大成基金当初引入钟鸣远的目标有一段差距。

  数据显示,剔除可转债基金,从2015年到今年5月末,债券型基金算术平均收益率为10.73%,而大成基金旗下15只不同份额的债券基金算术平均收益率为8.54%。如果考虑可转债基金,大成算术平均收益率为5.96%,更是大幅跑输行业9.57%的平均水平。

  其中,大成可转债亏损32.75%,在可转债基金中倒数第8;大成强化收益A类和B类份额均亏损7.8%左右,也几乎是同类基金倒数10位的水平。大成景祥A、大成景安短融等收益率也跑输行业平均水平。

  另据号外财经网报道,一季度末大成基金旗下共有66只开放式基金,总份额为2560.46亿份,一季度净赎回1215.84亿份,净赎回率为32.20%;总资产净值为759.68亿元,环比下降545.62亿元,降幅达41.80%,规模排名为第24名,单季缩水量在业内排名第三。其规模缩水主要是受货币基金规模变动影响所致。去年三季度末,大成基金货基规模为189亿元,到去年年末猛增至733亿元,然而到了今年一季度末只剩下256亿元。而对比历史数据也可以看出,这是大成基金有史以来缩水最多、缩水比例最大的一个季度。

  大成基金成立于1999年4月,是业内第9家成立的基金公司。由于先发优势,早在2012年之前,大成基金的规模排名长期保持在业内前10,但2012年开始,大成基金就开始走下坡路,当年二季度首次跌出前十以外,此后就长期保持在第11名至第20名之间。时至今年一季度,由于大幅的缩水,大成基金资产规模在业内排名也跌至最低谷,有史以来首次跌出20名开外。

  业内人士提醒需警惕高管离职潮现象

  一位大型基金公司高层对财新网表示,公募基金公司多为国有背景,真正想要推进一项业务的建设具有太多障碍和困境。“转型需要魄力和决心,需要投入很大的人力、财力,同时需要找到专业的团队;现阶段大基金公司待遇优厚,高层没有转型动力,小基金公司生存压力巨大,更没有能力和条件转型。”此外,公募基金在业务推动、机制激励等方面也难以留住人才。

  毫不夸张地说,得人才者得天下。面对公募基金人才的频繁流动,靠晚发年终奖显然不是治本的办法,员工持股激励计划是目前不少基金公司留住人才的着重考虑方向,但这也不是万能的。

  有公募基金人士表示,未来,公募基金人才的流动将更加多样,‘奔私’或转投其他公募都将只是人才流动的一种表象,能否吸引并留住人才,比拼的可能更是平台的特色与独有的激励方式。

  虽然人才流动是市场化的结果,但有业内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表示,公募考核压力大、激励机制不完善、人才争夺加剧、股权斗争愈演愈烈等等,都有可能是公司高管离职的深层次原因。而让业内担忧的是,伴随着包括高管在内的精英人才的流失,以及制度红利的逐渐消失,公募基金未来在对抗私募基金行业发展上将不再具有优势,甚至在体制方面存在一定的劣势。业内人士呼吁,公募基金行业应当主动探索改革,在体制上主动创新以吸引人才,才能保持可持续发展,以对抗私募基金行业的侵蚀。


(责任编辑: 蒋柠潞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