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外储三连升站稳3万亿大关 人民币汇率有望继续企稳

2017年05月08日 07:03    来源: 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张寿林 每经编辑 姚茂敦

  5月7日,央行披露的数据显示,4月份外汇储备为30295亿美元,较前值增204亿美元,这是我国外汇储备连续第3个月回升。

  外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4月,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继续向均衡状态收敛;国际金融市场上,非美元货币相对美元总体升值,资产价格有所上升。这些因素综合作用,推动了外汇储备规模的回升。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以来,外汇储备站在3万亿美元水平之上并连续3个月回升,主要是因为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总体比较平稳,人民币贬值预期保持下降,结售汇逆差以及外汇占款负增长的趋势均大为缓解。从结构上看,贸易保持较大规模的顺差,资本外流趋于平衡。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则分析指出,5月以来美元指数继续低位震荡,人民币汇率有望继续企稳,资本外流有望保持稳定。但美元指数跌破99点后,短期内进一步下跌空间受限。加之美联储六月加息预期较强,或将推动美元指数回升,汇率估值因素对外储的正向促进作用趋于减弱。综合考虑,短期内外储有望基本稳定。

  ●人民币贬值压力进一步释放

  针对我国外汇储备连续第三个月保持回升,刘健分析表示,主要原因是资本外流放缓及汇率估值因素影响。4月美元指数震荡下跌,欧元、英镑等对美元均有不同程度上涨。粗略计算,汇率估值因素使外储增加约170亿美元。

  自4月10日以来至5月5日,美元指数从101.19点持续跌至98.58点。独立经济学徐阳认为,美元继续走弱,使得人民币贬值压力进一步释放。按照前几个月的趋势来看,外储更多以购买美国债券的形式存在。

  4月,中国制造业PMI为51.2%,比上个月下降0.6个百分点。数据虽略有下降,但依然维持在50%的荣枯线以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分析称,这表明经济企稳向好态势没有改变。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指出,虽然4月PMI较3月PMI有所下滑,但依然处于2016年10月之后的PMI高中枢水平,非制造业PMI54,同样保持在较高的中枢水平上,验证了中国经济企稳的局面。

  邓海清表示,单凭一个月的数据并不能说明本轮经济出现了拐点。比如,2010年5月~2010年9月之间,5月的PMI指标中,生产、新订单均出现大幅下滑,其中新订单下降了4.5个百分点,同时产成品库存大幅上升3.6个百分点,但当年8月开始PMI重新大幅走高。

  外管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2017年初以来,我国宏观经济运行延续了稳中求进、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经济增速略有回升,一季度经济增长6.9%,比去年第四季度提升0.1个百分点,其他各项经济指标均有所好转。全球经济继续缓慢复苏,国际金融市场运行相对平稳,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受此提振,企业购汇更趋理性,市场主体结汇意愿有所增强。

  刘健分析,除美元指数下跌外,此外中国经济短期数据企稳向好,人民币贬值压力及贬值预期进一步缓解,资本外流放缓,也是外储回升的重要原因。

  ●预计下阶段外储将双向波动

  北京时间5月6日,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显示,4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口21.1万,失业人数为710万。失业率为4.4%,环比下降0.1个百分点。徐阳指出,4月新增非农就业人口超出预期的19万,失业率不及预期的4.6%,降至10年新低。

  徐阳在研报中指出,非农数据出炉后,CME Fedwatch根据联邦基金期货利率计算得出,美联储6月加息概率涨至83%,而一周前还为68%。美联储5月议息会议看好美国经济未来走势,也令这一概率上周三涨至78%。同样,CME Fedwatch根据联邦基金期货利率计算得出,只有40%的人预计9月是年内第三次加息的时点,反而有55%的人预计今年第三次加息会在12月。

  徐阳认为,目前对于美联储6月加息的市场预期较为一致地强烈,人民币贬值压力并未消失。美元兑主要货币指数后期如果走强,或再创年内新高,这都会增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

  对于中国经济,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所在的分析团队4月30日指出,当前传统需求的走弱表明并未形成经济增长新周期,预示一季度经济回暖势头可能难以长期维持。从制造业PMI运行状况来看,维持一季度经济增速为年内高点、全年增长可能出现前高后低的判断。

  刘健指出,下半年,受中国经济不确定性增大,美联储加息预期等影响,资本外流压力或将阶段性增大,但在企业资产负债结构调整基本结束、美联储加息对中国资本流动影响趋弱、监管部门针对外汇和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监管加强等影响下,资本外流压力基本可控。

  温彬分析,外汇储备变化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外部就是美元指数变化情况,内部是国际收支情况以及跨境资本流动情况,但也受估值效应影响。

  “目前美元指数在99点左右的水平,如果说下一阶段,美国经济复苏比较超预期,美联储加息进程加快,或者是‘缩表’的进程进一步明确,可能使美元指数进一步走强。在我国外汇储备结构中,非美元的部分相对美元,估值就会减少。所以,从未来某个月来说,用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受估值影响变动是比较大的。”温彬说。

  温彬预计,总体来看,下阶段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总体呈现双向波动,外汇储备也会呈现双向波动,有的月份可能上升,有的月份会下降,但总体会在3万亿美元水平上保持相对稳定。

  刘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预计5月份外储保持基本稳定。即便上升,幅度也不会太大。原因在于:第一,美元指数在跌破99点之后,可能会有一个上升势头;第二,市场存在美联储6月中旬加息的预期。一般来说,加息前后,汇率和资本流动会面临一定的阶段性压力。

  刘健表示,6月的外储回升势头可能出现小幅变动,主要是存在美联储加息预期和中国经济短期数据面临向下的压力。

  外管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往前看,随着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我国经济基本面将进一步发挥稳中向好的基础性作用,人民币汇率预期保持基本稳定,跨境资金流动向均衡方面发展,这些因素都将推动外汇储备规模进一步趋向稳定。


(责任编辑: 关婧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