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狂收村镇银行 重庆农商行的反击

2017年12月21日 07:34    来源: 北京商报    

  自2010年从全国千家农商行中脱颖而出率先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重庆农商行就一直被“首家上市农商行”光环笼罩。不过,在港股的冷遇加上近年资本充足率的连续下滑,令重庆农商行掉头回A股外等候,但在这一轮冲刺过程中却已被多家农商行甩在身后。近几个月,重庆农商行豪掷数亿收购近10家村镇银行股权的动作再次引起业内关注。分析人士认为,重庆农商行此举意在深扎农村金融市场,也是为后续回归A股积蓄力量。

  斥资3.73亿元的收购

  在部分银行眼中,农村金融正日渐成为香饽饽,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将更多的村镇银行股权纳入囊中。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在过去一年时间里,重庆农商行共收购了9笔村镇银行股权,涉及村镇银行8家,收购后持股比例由51%整体提升至80%甚至90%以上。

  9笔收购共耗资3.73亿元,其中,投资金额最大的是收购云南大理渝农商村镇银行39%股份的交易,投入达9828万元;单次被收购股份最多的是云南祥云渝农商村镇银行,收购股数占该行总股本的49%;从时间来看,有7笔收购发生在今年9月之后。

  重庆农商行为何会密集增持这么多村镇银行股权?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该行相关部门,均无人接听,发去邮件询问也没有得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村镇银行在成立之初,主发起行就是重庆农商行。业内人士认为,通过前期运营再收购其部分股权,有利于进一步巩固大股东的地位,且有助于村镇银行的长远规划发展,能够深入为当地农村提供现代金融服务。

  而重庆农商行的定位就是深耕农村金融。在该行近年的财报中,有不少关于农村金融的表述。例如在2017年中报里,重庆农商行直接提到了村镇银行。“县域是本集团开展三农金融服务的主阵地,县域金融业务是本集团长期以来坚持的战略重点,也是本集团主要业务收入来源之一。本集团通过位于县域的2个分行、31个支行、9个二级支行及其1420个分理处、12家村镇银行,向县域客户提供广泛的金融服务。”

  对于与村镇银行关系如此紧密,有业内人士指出,国内村镇银行整体盈利指标并不乐观,创新潜能较弱、专业人才不足、科技系统落后,可能会成为重庆农商行的“包袱”。不过,在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董事长王晓明看来,村镇银行发展十年至今,已经出现两极分化,有的虽仍没有清晰定位,存在较为严重的风险隐患,但有的村镇银行已经找到了成功的商业模式。

  不仅如此,村镇银行发展还有着国家政策的“红利”。银监会农村金融部相关负责人近期透露,银监会正在研究相关政策,未来对设立村镇银行数量多、经营管理和服务良好、具有继续发起村镇银行意愿的主发起行,银监会将积极支持其完善村镇银行管理模式,组织开展村镇银行投资管理模式试点,以提升规模化组建、集约化管理和专业化服务的水平。

  农商行“上市一哥”的风光

  在此次大手笔连番增持村镇银行之前,重庆农商行已受到业内广泛关注,原因就是它头顶一个光环——农商行上市一哥。

  2008年,前身为重庆农村信用社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挂牌成立。仅两年后,该行就登陆香港H股主板,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首家境外上市地方银行。上市之后较长一段时间里,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都处于发展快车道。与2010年上市时相比,重庆农商行资产总额已由2855.46亿元增长至2017年9月末的8753.77亿元,增长了206.56%。

  此外,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深入推进,面对传统盈利模式的难以持续,银行纷纷加快了综合化经营步伐,重庆农商行也不例外。公开资料显示,该行在2012年参股设立了重庆汽车金融消费公司,2014年控股设立渝农商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

  一次次的“突围”成功,一方面依靠重庆城乡统筹发展、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等政策环境,另一方面还是受益于该行县域金融的定位。2016年时曾有报告指出,重庆农商行约80%的网点位于重庆县域,而在重庆,县域地区贡献了近六成的人口数和GDP,因此重庆农商行将最大程度受益于中西部新城镇化改革和县域地区金融深化。

  如此基础令重庆农商行至今在全国千余家农商行中也排在前列。一位重庆银行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行在当地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银行,存款规模很乐观,网点数也丝毫不少于其他大中型银行,在街头随处可见。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重庆农商行客户存款5808.24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2.09%。

  不过,重庆农商行净利润增长乏力及资产质量下滑现象,在近年也有所显现。盈利方面,2014年该行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增幅为13.98%,2015年跌至个位数,为5.78%,2016年虽小幅增长至9.99%,但仍没有升破两位数,至今年三季度末为10.44%。资产质量方面,2014-2016年末,该行不良率分别为0.78%、0.98%和0.96%,至今年三季度末,不良率进一步上升至0.97%,虽低于同期行业1.74%的平均水平,但整体显现出上涨势头。

  回归A股掉队

  彼时登陆港交所的欢喜之情,也逐渐因资金较少的青睐逐渐冷却,今年重庆农商行的股价还曾上演与市场行情走势相悖的下跌。一位券商人士分析称,港股主要是机构投资者,比较理性,追涨杀跌现象不常见,加上港股市场整体活跃度原本就不如A股,A股中小银行市值小、机构持仓少,大股东处于限售期,卖出压力也小,博弈性机会更大,因此易受资金青睐。

  与此同时,重庆农商行的资本金压力也在日渐增大。截至今年上半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6%,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8%,资本充足率12.41%,也几乎是在近三年多整体下滑,其中只有资本充足率在2016年出现过小幅反弹。

  为了缓解资本压力,重庆农商行尝试过多种方式。例如在2016年发行40亿元二级资本债,今年又获得7亿元内资股定增,注册资本金变为100亿元。

  最大的“补血”渠道还是A股。2016年6月,重庆农商行提出了A股发行并上市等多项议案,将根据一般授权发行A股,数量不超过13.57亿股,约占A股发行完成后总股数的12.73%。重庆农商行表示,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也分析称,银行的发展会受资本金制约,农商行上市主要就是为了补充资本。

  但不像当年赴港上市那样一骑绝尘,重庆农商行在回归A股进程中已经掉队。在重庆农商行发布A股上市计划的同期,张家港农商行、无锡农商行、江阴农商行、常熟农商行及吴江农商行5家第一批排队的农商行已悉数过会。对比经营指标,重庆农商行2016年末总资产突破8000亿元,其他5家农商行均不超过2000亿元;重庆农商行净利润接近80亿元,也是5家农商行净利润规模的3倍多。

  而上市进度快于重庆农商行的还不只这几家。在证监会最新披露的A股IPO排队企业名单中,并没有重庆农商行的身影,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青岛农村商业银行的IPO审核状态均为“已受理”,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的IPO也已获证监会反馈。

  一位银行业人士表示,银监会近年多次强调地方银行应立足本地,服务本地经济,加上重庆农商行自身的定位,该行在近一年大举收购村镇银行股权的行为,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该行继续深扎农村金融,做大地区经营,对后续A股上市也会有利。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