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3600万养老金“蒸发”真相

2018年06月20日 10:18    来源: 法治周末     梁平妮

  视觉中国

  陈俊全后来交代,其截留养老金的初衷,是为了给自己看病治病。可是,这钱来得实在是太容易了,慢慢地一发不可收

  法治周末记者梁平妮

  10年间,截留近千人的养老保险缴纳金,涉案金额高达3600多万元,而他仅仅是一名分管企业、个体工商户养老保险金征缴工作的副主任。他是如何将手中的权力变成了“摇钱树”的?

  近日,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向法治周末记者披露了枣庄市市中区养老金“蒸发”一案的细节。

  消失的养老金

  2015年4月的一天,当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居民刘磊(化名)去相关部门领取养老金时,却被告知无法领取。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他大吃一惊:自己之前补缴的十几年的养老金竟然全都莫名消失了。

  养老金为何会突然“蒸发”?记忆将刘磊拉回到2014年3月。

  当时,刘磊曾接到过一个电话,一个叫陈俊全的人,自称是市中区社保部门负责人,要求刘磊把要在银行补缴的养老保险金转账到其个人账户上。

  因为身边曾有同事按照要求打了钱过去,之后拿到了盖着社保处红章的养老保险手册,所以,刘磊丝毫未起疑,如数把需要补缴的18年养老保险金打了过去。

  拿着盖有社保处红章的养老保险手册,却无法领取养老金——刘磊遭遇的事情,同样发生在枣庄市众多市民的身上。

  “从市民提供的养老保险手册上可以看到,分别盖有市中区养老保险事业处公章、基金核查专用章以及经办人陈俊全的私人印章。从手册上的信息来看,在每年的养老保险缴费金额上也都盖有基金核查专用章和经办人陈俊全的私人印章。”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公诉二科副科长步明泰介绍说,这表明,这些养老金出现问题的市民已经完成了一套完整的征缴审批流程,他们每年缴纳的养老金都是被确认过的,而这个确认人正是陈俊全本人。

  与此同时,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在查办另外一起挪用公款案件时发现,犯罪嫌疑人王华林将挪用的140万元公款,转账到一个叫陈俊全的个人银行账户,之后,陈俊全用这些钱购买了理财产品。

  步明泰介绍,经过查询,侦查机关发现陈俊全在5家银行开立了多个账户,银行存款、理财产品共计2512万余元,此外,其名下还有房产9套。

  办案检察官意识到,这已经不可能是一件普通的挪用公款案件,而极有可能是一起涉案金额特别巨大的贪污案件。

  在立案的同时,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迅速冻结、查封了陈俊全名下的全部银行存款、理财产品及房产。

  然而,在王华林因挪用公款被检察机关查处后,陈俊全就已经向单位请假外出治病,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官吏的“手脚”

  接连两起案子都涉及到这个叫陈俊全的人,他到底是谁呢?

  陈俊全,1987年3月起在枣庄市市中区社会养老保险事业处征缴科工作,历任征缴科副科长、科长,主要从事养老保险金的征缴工作;2005年,任社保处副主任,分管征缴科,主要负责企业职工、灵活就业人员养老金的征缴、催缴、转移,换发养老保险手册,对养老保险手册填写真实性进行审核,办理退休手续时核对养老保险金缴纳情况等。

  乍看之下,陈俊全的职务并不高,但他负责的工作却实打实地与民生民计紧密相连。他是如何迈出贪污公款的第一步的呢?

  步明泰介绍说,陈俊全的家庭状况其实并不好,他的一个哥哥很早就去世了,他就把哥哥的孩子接到自己家来抚养。而陈俊全本人年纪轻轻就患上了糖尿病,常年需要吃药打针,因此,他家的生活负担较重,日子过得比较窘迫。

  看着每天大量的保险金在眼前晃动,陈俊全动起了歪心思。

  “机会”出现在1995年。这一年,养老保险手册改为国家劳动部统一印制,这就需要将职工手中或者企业保管的手册替换成劳动部统一印制的。当时,陈俊全负责全区乡镇、街道的换发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陈俊全先后多次盖了几百本空白手册留存。后来有人找其帮忙办理缴纳养老保险金时,他就按照正常缴费金额计算收取,但是不交给财务,而是个人截留,同时按照正常的缴费年限、金额填写手册,并私自加盖钢印、审核章。这样的后果是,从手册上看不出任何问题,但钱实际未上缴到财务。

  据陈俊全后来交代,其截留养老金的初衷,是为了给自己看病治病。可是,这钱来得实在是太容易了,慢慢地一发不可收,最终用这些空白手册贪污养老金2000多万元。

  到2012年,陈俊全留存的几百本空白手册已全部用完了。此时,电脑系统也已启用,养老金业务要在大厅办理,已经没有了窃取空白手册的机会。

  但已经尝到了甜头的陈俊全并没有就此罢休,他又想出了新的方法。

  “没有了空白养老保险手册,陈俊全在别人找他办理缴纳养老保险金时,还是先按照正常缴费标准计算应缴纳金额,让这些人把全部金额通过银行转账或者现金方式给他。然后,他在电脑缴费系统上给他们交一年或者两年的养老保险金,剩余的钱自己截留,这样就可以拿出来养老保险手册,再在手册上填写其他年份的缴费情况。最终,从手册上看,每年的养老保险金都已经全部交齐。”步明泰说,通过这种方式,陈俊全又贪污了养老金1000多万元。

  在办案过程中,一个细节给检察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据步明泰介绍,陈俊全自己有一间办公室,身后的文件柜里每天都有几十万元现金进账。一开始他还数一数,后来也不数了,拿了钱就随手扔到柜子里。有时候也会收到几张假币,或者少几张。对此,再有人来缴纳养老金时,陈俊全一律只提供卡号转款,不再接收现金。

  获刑13年

  亡命天涯的陈俊全并没有过上预想中一走了之的自由生活,随身携带的钱财很快就花完了,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和身体的病痛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他。2015年9月30日,逃亡近半年的陈俊全走投无路,来到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投案自首。

  然而,办案过程中,陈俊全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却给案件侦办带来不小的难度。

  步明泰透露,起初,陈俊全的态度很消极,加上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因出逃影响了服药治疗,致使病情发展到重度,局部皮肤已经出现溃烂。

  “他不能吃馒头,我们就每周一、周四都自费给他送去煎饼,每次大约10元到20元,累计送了1300多元的煎饼。其间,陈俊全还需要吃7种治疗糖尿病的药,看守所里面没有,我们就从外面买了药给他送进去,充分保障他的身体健康。”步明泰说,检察官的关怀打动了陈俊全,他渐渐放下了心理负担,主动配合办案。

  案件的复杂性也给办案检察官带来不小的挑战。

  步明泰坦言,陈俊全的案件特点可以用三个“特别”来形容。案卷特别多,共有91本案卷;取证人数特别多,光涉案证人就有1000多个;犯罪数额特别巨大,达到3600多万元。同时侦查部门移送的还有48次讯问陈俊全的同步录音录像、关于犯罪数额的1003个电子数据。“‘时间紧、任务重’是最直观的感受。”

  关于犯罪数额的1003个电子数据计算过程十分复杂:不同的年份,养老金缴费基准不同,参保人员还分为个体工商户与企业职工,二者缴纳基准也不一样。如此庞大的数据,一旦有一个环节出错,可能意味着要全盘重来。

  步明泰说,处理这些数据没有捷径,检察官加班加点核算数据,用了20天的时间,对1003个电子数据全部复核完毕,并对一些数据进行了修改。在退回补充侦查阶段,检察官还对证据进行补充侦查,所有的工作全部一一落实,使每一个事实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最终,该案经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审理,于2017年1月25日进行公开宣判,以贪污罪判处陈俊全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决后,陈俊全未提出上诉。

  陈俊全从一个办事员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背负着组织的信任、人民的重托,但后来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不仅没有为人民谋利益,反而借助手中权力不停地捞钱、圈钱,最终滑入腐败的泥潭,落入犯罪的深渊。

  “深刻剖析其中的原因,不是制度的不健全、不完善,更重要的是陈俊全自身的理想信念缺失,党性修养放松,道德水平滑坡,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扭曲,党员意识淡漠,个人意志滋长,混淆了公私界限,只讲索取、不讲奉献,只讲钱财、不讲原则,终因贪腐行为害了自己。”步明泰表示。

  责任编辑:郑少东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