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天安人寿主业亏6.8亿仍靠激进投资 偿付能力充足率112%接近监管红线

2018年07月02日 17:01    来源: 长江商报     但慧芳

  一季度“野心勃勃”地挺进8家上市公司,天安人寿在投资道路上越走越远。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天安人寿从去年至今在保险主业上的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其今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153.58亿,同比下降33.88%,净利润亏损达6.85亿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在上季度的基础上进一步跌至112.59%,接近监管规定的100%红线。

  “保险公司整体来看,固收资产配置所占投资比重一般最大,权益类投资所占比重相对较少,主要追求安全性和回报的稳定性。一些老牌保险公司尤为明显。”6月30日,一位保险资管公司投资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不过仍有一些激进的中小险企等,保持着对二级市场的热衷,试图‘短期赚快钱’,当然风险也相对更大一些。”

  有险企人士分析,天安人寿业务比重中,趸缴保险的比重依然较重,保户的投资利息收入等开销较大,这可能会使得天安人寿在博取投资收益上更为激进。

  天安人寿2017年年报显示,其一款万能险总保费收入高达151.80亿,占保险业务收入的31.55%,5款“爆款”产品,均为投资型保险,2017年贡献的总保费收入高达479.6亿。

  一季度新进8家上市公司前十流通股东或股东

  天安人寿今年在A股二级市场的表现,实为迅速。

  近日,天安人寿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官网上披露了投资江淮汽车股票的资金运用关联交易信息。公告显示,于5月30号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受让江淮汽车2814.78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交易金额1.95亿元。公告称,此次交易的主要目的是优化账户内资产配置,寻求委托资产的稳健增值。

  事实上,长江商报记者通过Wind数据统计发现,今年一季度以来,天安人寿已新进8家上市公司,成为其前十流通股东或股东。其中,天安人寿通过“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传统产品”新进并成为再升科技、皖新传媒、恒力股份、永利股份、江南化工、太阳能6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成为东方财富和东方国信2家上市公司十大股东。这些新进动作,均是在今年一季度完成。

  从持股比例来看,天安人寿在永利股份持股比例已达到1.98%,持股900万股;对太阳能的持股比例达到1.53%,持股达4591.68万股;东方财富的持股比例1.22%,持股5228.17万股。

  算上此前天安人寿通过二级市场已经进入的上市公司兴业银行和江淮汽车,天安人寿已成为的上市公司前十流通股东或股东达10家。

  这一新投资策略或与其2017年投资收益的下滑有关。天安人寿2017年年报显示,当年投资收益为66.38亿,相比2016年同期的71.29亿,下滑6.89%。

  在“出手”A股之外,天安人寿投资方面还较为依赖子公司创造的利润。

  在2017年天安人寿的合并净利润与母公司净利润之间有将近7.41亿元的差额,其中天安人寿2017年母公司净利润为-8.81亿元。在“吸收”了4家新设立非保险子公司10.21亿元的净利润后,才实现整体盈利1.40亿元。而这其中,天安人寿通过“权益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成本低于占被投资方科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份额的差额”一项营业外收入,就增收25.27亿元。

  趸缴业务收入占比超三成,过度依赖银保渠道

  在天安人寿的历史上,万能险业务是其快速发展的关键砝码。2015年-2016年天安人寿保费收入位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中,分别有三款万能险保险产品。

  2017年天安人寿的万能险比重正在下降,其前保费收入位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中,仅一款为万能险,但该万能险总保费收入高达151.80亿,占保险业务收入的31.55%,仍然是其主打业务收入。

  从具体的险种业务来看,天安人寿趸缴业务收入在2017年仍高达181.24亿,占保险业务收入的37.67%;从渠道收入来看,天安人寿2017年481.10亿的保险业务收入中,有401.89亿来自于银代渠道,占比高达83.54%,个人渠道和经代渠道所占的比重之和仅为14.11%。

  对于投资型产品业务的拓展,也使得退保金、赔付支出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较大。

  天安人寿2017年年报合并报告的营业支出显示,退保金达100.96亿元,占营业支出整体的16.66%。相比2016年同期占比和总额虽然均有所下降,但所占的比重依然较高。

  同时,赔付支出成为天安人寿增长较快的营业支出项。2017年,天安人寿赔付支出达27.17亿,相比2016年同期的8.13亿增长234.19%。而赔付支出的大幅增长,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保险业务的满期给付、年金给付,而不是赔款支出、死伤给付和医疗给付。天安人寿2017年年金给付高达16.60亿,这是使得其赔付支出增长的最直接原因。满期给付和年金给付两项就占到其赔付支出的88.59%。

  在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上,天安人寿2017年支付的额度达63.23亿,占其营业整体支出的10.43%,相比2016年同期,上涨126.71%。

  偿付能力充足率告急,董事长长期空缺

  相比2017年的盈利,2018年一季度天安人寿又面临着主业亏损的考验。

  2018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153.58亿,同比下降33.88%,净利润亏损达6.85亿元。

  严监管之下,投资型的万能险大幅减少,这也带来了天安保险业务规模的下滑。

  中国银保监会官网显示,天安人寿今年1-4月原保险保费收入186.93亿元,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111.01亿元,万能险比重依然较高。相比2017年同期原保险保费收入266.55亿元和177.23亿元,分别下滑29.87%和37.36%。保费规模下滑幅度在三成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自2017年以来,天安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在相对较低水平徘徊。

  历史数据显示,2017年1季度至2018年1季度5个季度,天安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在150%之下,今年一季度更是降为112.59%,已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下滑,成为偿付能力风险较大的保险公司。其核心偿付能力则均在100%上下徘徊,今年一季度降为91.26%,几乎达到天安人寿的历史最差水平。

  在公司治理上,天安人寿还面临着五大股东股权对等问题和董事长长期空缺等问题。

  公开的历年偿付能力报告资料显示,2016年1季度起,天安人寿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均空缺,由如今的总经理陈玉龙作为临时负责人,而该高管在2016年6月起才被获批担任天安人寿副总经理,在2017年8月才正式被任命为总经理。董事长一职一直在其披露信息上未见显示。

  成立于2000年11月的天安人寿,目前5大社会法人股东仍是“同进同出”,注册资本已增资至145亿,但五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仍各为20%,实际控制人一直处于空缺状态。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