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雅化集团龙虎榜:疑是章盟主和上海溧阳路爆买1.89亿

2020年01月14日 22:51    来源: 新浪财经    

  金丹科技IPO露底:大量抵押暗藏短期债务压力曾现蹊跷资产转让

  来源微信公众号:企观资本

  2017年折戟A股市场后,金丹科技卷土重来,将于本周四上会。

  2019年11月,金丹科技发布更新后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金丹科技营收保持增长态势,从5.86亿元增至8亿元。

  营收增长的同时,金丹科技净利润表现却并不稳定。2017年,金丹科技实现净利润4779.6万元,较2016年下滑超过10%。

  2018年,金丹科技带着逾8000万元净利润再战资本市场,其募资总额超过4.4亿元,8000万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盈利飙升的背后,金丹科技大量资产用于抵押借款的经营方式,隐忧仍存。

  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

  金丹科技主营乳酸及衍生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应用于食品、医药、饲料等领域,食品行业知名公司如金锣和双汇均是其主要客户。

  2016年至2018年,金丹科技分别实现营收5.86亿元、6.52亿元和8.02亿元,营收规模呈上升趋势。

  2018年,金丹科技的前五大客户发生明显变化,原第一大客户退出金丹科技前五大客户名单,在前五大客户中,竟有3家是金丹科技的竞争对手。

 

 

  招股书显示,2018年,金丹科技对武藏野化学(中国)有限公司(简称“武藏野中国”)销售2728.9万元,主要销售的产品为乳酸,占其营收比例3.4%;同期金丹科技对盐城华德(郸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华德郸城”)销售2435.3万元,营收占比3.03%;金丹科技对武汉三江航天固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1851.2万元,营收占比2.31%。三家公司分别位列金丹科技前五大客户第一、第二和第五位。

  事实上,上述金丹科技三大客户均是乳酸主要生产企业,而华德郸城的情形更受人关注。天眼查显示,华德郸城的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其中严夕忠持股97%,许金秀持股3%。

  按照持股情况追溯,严夕忠名下7家公司中,5家公司处于吊销或注销状态。

  金丹科技大客户之一郸城华德实控人名下多处公司处于吊销或注销状态

  大客户是竞争对手的情形并不常见。与同行上市公司相比,金丹科技资产负债率也缺乏优势。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金丹科技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5.55%、42.70%和47.17%,总体上呈上升趋势,且显著高于同时期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2016年至2018年间,金丹科技同行业上市公司母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5.55%、38.41%和39.49%,差异明显。

  不仅如此,金丹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也显著落后于同行。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9.43、10.63和13.86,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为15.5、15.8和17.46。

  37处房产已抵押

  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与金丹科技高企的抵押借款分不开。

  招股书显示,金丹科技将名下多处资产抵押给银行,以获得贷款。截至2018年12月末,金丹科技抵押借款余额1.59亿元,其中用于抵押的土地使用权账面净值1.03亿元,占该公司无形资产账面总额的84.31%。

  不仅如此,金丹科技还将名下房产抵押,其用于抵押的房产账面净值为6969.8万元,占其房屋及建筑物总体资产账面价值的35.5%。

  然而,根据招股书梳理,在金丹科技名下44处房产中,处于抵押状态的房产多达37处。事实上,就在2018年,金丹科技新增9350万元长期借款,该长期借款为5年期抵押保证借款。从抵押情形推测,用于5年期抵押保证借款的或为金丹科技房产。仅按账面值测算,金丹科技用于抵押房产占其房产总值的比例将高达83.2%。

  将抵押保证借款长期化,金丹科技可谓“用心良苦”。财务数据表明,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流动负债稳定在3亿元上下,而其同期的流动资产仅分别为1.87亿元、1.61亿元以及2.26亿元。三年间,金丹科技按此计算的流动比率仅为0.75、0.53、0.61,远远低于“1”的合理线。若不采取此操作,金丹科技的短期债务压力将更为凸显。

  事实上,为降低负债压力,在IPO中,金丹科技也抛出了80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的计划,该金额超过金丹科技2016年和2017年的净利润,占其募资总额的比例将近20%。

  回溯金丹科技的成长,其曾出现一起蹊跷资产转让事件。

  资料显示,1995年,郸城县生物化工厂与张鹏、王然明等 49 位自然人发起设立郸城金丹,注册资本 1008.80 万元,前者持股50.44%,49位自然人合计持股49.56%。

  2002年6月,郸城金丹公司公开拍卖部分资产,受让方为同年刚设立的河南金丹,后者按评估价3580万元接手。

  河南金丹的法定代表人为张鹏,后者也是金丹科技的发起股东以及现今的实际控制人。

  2008年,郸城金丹将剩余资产公开拍卖,接手方仍为河南金丹。2018年3月,河南金丹仅以高于评估价2100元的价格取得这些资产。至此,原属于国资控股的郸城金丹全部资产“转移”至河南金丹。

  2008年转让全部资产的河南金丹已于2010年注销,参股股东多达20个自然人。

  来源:天眼查

  时隔1个月,完全为接手郸城金丹而设立的河南金丹股东会审议决定,同意河南金丹将其所属资产经审计评估后全部转让给金丹科技。同时期的购买《资产合同书》显示,河南金丹整体资产作价6455.14万元,较郸城金丹两次合计资产转让价格4974万元,高出近1500万元。

  此后的2010年11月和12月,郸城金丹、河南金丹两公司相继注销。

  为何金丹科技不直接接手郸城金丹?河南金丹在受让郸城金丹之后,为何立即将全部资产转让?高出郸城金丹整体作价1500万元的金额,究竟去向了何处?分析认为,种种疑团预示着,金丹科技的成长史或暗有玄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雅化集团龙虎榜:疑是章盟主和上海溧阳路爆买1.89亿

2020-01-14 22:51 来源:新浪财经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