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对话郑商所党委书记、理事长熊军:期货,让实体看见方向

2020年10月17日 10:33    来源: 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     祝惠春

  1990年10月12日,中国期货业第一颗种子在中原大地播种,经国务院批准的首家期货市场试点单位——郑州粮食批发市场(郑州商品交易所前身)开业。彼时,外媒报道,这是中国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的标志性事件。

  30年弹指一挥间,我国商品期货成交量连续10年居世界第一,并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期货期权交易市场。而“报春鸟”—— 郑州商品交易所(简称郑商所),从最初5个交易品种发展到28个品种工具,从单一农产品期货交易所走向了综合开放的期货及衍生品定价中心。

  2020年10月12日,是中国期货市场建立30周年,也是郑州商品交易所成立30周年的好日子。在郑州市商务外环路30号期货大厦,本报记者专访了郑商所党委书记、理事长熊军。

   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

  “让实体看见方向,助经济稳健运行”,这条在郑商所随处可见的标语,是郑商所的使命,也形象阐述了期货的功能。

  期货价格就像一面旗帜,树立在市场上,公开、透明、即时更新,体现了价格发现功能。作为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期货不仅指导企业灵活调整未来生产计划,还为宏观调控提供重要参考。每个工作日早晨9点,郑商所产生的“郑州价格”,飞向海内外,被无数产业企业用以套期保值,规避风险。

  “中国期货市场走过30年,对期货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熊军说。作为中国期货市场的建设者和见证者,回忆期货发展道路,熊军既感念筚路蓝缕、创业维艰,也反思总结教训。

  “我国期货市场的成立源于当时价格体制改革的需要。”熊军介绍,当时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机制已转向期货市场,国内也探索通过建立期货市场助推价格体制改革。

  回首当年,期货市场的开拓者们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拼搏精神,以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大无畏精神去“摸石头过河”。但不可否认,当时期货市场尚不具备全面发展的条件,最核心的问题是现货市场不成熟,当时的大宗商品价格主要是以政府定价为主,市场管理风险的需求有限。再加之对期货市场认识不够,经验不足,以及法规监管等方面的不配套,期货市场的发展并不顺利,出现了许多问题,开始了长时间的清理整顿,直到进入21世纪才进入规范化发展阶段,业内称为“失去的十年”。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清理整顿时间这么长。这十年,熊军在证监会期货部任职,是监管者也是亲历者,他的视角更加多维。他的体会是,清理整顿,搞有限试点,实际是在保留“火种”、等待行业及周边需求和环境慢慢成熟。同时,培养了一批富有经验的行业人才,培育了稳健的行业文化与合规意识,积累了风险管理经验,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监管经验和制度,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市场发展,要看背后的逻辑。如果市场适应时代的发展和要求,和国家产业结构相匹配,那就水到渠成。”熊军认为顺势而为最重要。

  这也是理解近年来期货市场按下“快进键”大发展的关键。目前,我国期货市场已上市86个期货、期权品种,覆盖农业、金属、能源、化工、建材、冶金、金融等重点行业。尤其“十三五”期间,我国期货市场加速发展。“期货品种上市速度的加快,意味着期货市场服务国民经济深度和广度的扩展。每一个品种的背后都是一个产业链,上市一个新品种,就多了一个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新领域。”熊军说。

  当下,几乎所有大宗商品,中国要么是最大生产国,要么是最大消费国,或者是最大进口国。强大的实体经济是中国期货市场崛起的内在力量。期货市场必须与现货基础相匹配,快速发展,以增强定价影响力。“发达的现货市场基础给了期货市场难得的发展机遇期,要将其充分转化为期货衍生品交易优势,为提升国际定价权打牢基础,让中国期市成为全球重要的定价中心。”熊军说。

  走出有中国特色的成功之路

  2004年6月,棉花期货合约在郑商所挂牌上市,这是我国期货市场经过清理整顿后上市的首个新品种,标志着我国期货市场迈向新阶段。如今,在棉花市场,已形成企业在现货市场利用订单农业等方式锁定原料供应,在期货市场利用套期保值锁定价格风险的“期货+订单”经营模式,有力促进了棉业的稳健经营。

  目前,郑商所已上市了14个涉农期货品种(尿素为农资品种)和3个涉农期权品种,形成了粮、棉、油、糖、果和农资产品六大品种序列。

  其中,苹果期货填补全球鲜果类期货的空白,作为主产区与重点贫困区域高度重合的特色品种,为助力国家推进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提供新工具;红枣期货是我国首个干果类期货品种,通过形成价格基准和统一分级标准,在促进新疆红枣特色优势产业转型升级方面起到积极作用;尿素期货是我国首个农资类期货品种,作为“粮食的粮食”,对于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说起苹果期货,在研发之初,有人疑惑这样一个品种能不能做期货?因为跟传统的期货理论有差异。郑商所经过细致调研和创新产品设计,于2017年底顺利推出了这个全球首个鲜果期货。2018—2019年产季,苹果现货减产,苹果期货帮助果农收购季卖好价减产不减收。以陕西省延长县为例,苹果产业虽总体减产8%,但整体销售收入达15亿元,果农人均果业收入首次突破两万元,同比增加30%。

  如今,苹果期货在促进龙头企业做大做强,推进苹果标准化分级理念等方面也效果初显。“现在看,像苹果、红枣等生鲜品种,在基本条件满足的情况下,经过创新产品设计,是可以推出期货交易的,也确实发挥了服务产业的功能。这也是中国期货市场对传统期货理论的一个贡献。”熊军表示。

  成功推出苹果、红枣期货交易后,随着市场功能逐渐显现,一些地方政府纷纷登门郑商所,探讨能否上市诸如土豆、辣椒、花生等期货品种,助力地方核心产业稳健发展。通过金融工具的创新,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的服务,郑商所在农产品特色上正在探索一条自己的路。

  “我国期货市场的成长路径是契合中国经济特点而走出的一条特色发展之路,上市品种、市场监管、开放步伐、体量规模等各方面都深深地印有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时代烙印。因此,在尊重期货市场基本规律的情况下,要有一定的创新,要走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成功之路。”熊军说。

  向世界的商品定价中心进发

  2020年10月12日,短纤期货在郑商所上市。熊军表示,短纤期货将与郑商所已上市的棉花、PTA期货期权和棉纱期货一道,更好发挥板块“集聚效应”,形成更加完备的纺织产业风险管理工具体系,助力相关产业提升国际竞争力,增强定价话语权。此前,PTA期货实现国际化,引入境外交易者。截至2020年上半年,境外客户共开立账户200余个,交易量占比达10%。“打造全球聚酯产业链定价中心”的梦想逐渐成为现实。

  如今,郑商所上市品种工具范围覆盖粮、棉、油、糖、果和能源、化工、纺织、冶金、建材等多个国民经济重要领域,期货和期权数量均位居国内期货交易所首位。近年,PTA、甲醇期货交易量稳居全球化工类期货第1、2位,菜籽粕、白糖、苹果期货交易量稳居全球农产品类期货前5位。2019年,在国际期货业协会发布的全球主要期货及衍生品交易所交易量排名中,郑商所位居第12位,商品期货交易量排名第4。

  今年疫情期间,期货市场有效助力实体企业锁定成本收益,熨平价格波动影响,稳定生产经营。郑商所充分发挥期货交割的“纽带”作用,成为引导广大实体企业复工复产的“风向标”及产品购销的补充渠道。针对融资难、融资贵等难题,郑商所的期货仓单冲折抵、质押融资、买断式回购等业务有效助力企业盘活现货资金,缓解融资困境。同时大力降低市场交易成本,为实体经济利用期货管理风险减负。

  熊军表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为期货市场在新时期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国家战略指明了方向。郑商所将以“领先行业的风险管理平台,享誉世界的商品定价中心”为愿景,积极推动新品种研发上市,进一步拓宽服务领域,努力实现成熟品种期权全覆盖,积极支持跨境商品期货ETF上市,加强与境外交易所的合作,在国际定价上彰显更大的影响力,为中国早日成为现代化强国贡献更大的力量。(经济日报记者 祝惠春)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对话郑商所党委书记、理事长熊军:期货,让实体看见方向

2020-10-17 10:33 来源: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