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上市公司年后债券违约谁之过?“买买买”惹的祸

2020年02月26日 09:01    来源: 第一财经    

  随着复工有序开启,企业经营逐步回到正轨,再融资新规也为不少上市公司赢得了“喘气整顿”的黄金时机。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部分发债企业的现金流难免会受到一定的影响,面临经营困难和压力。目前已有不少A股上市公司发布“安抚”公告称正在积极筹措资金,但也有上市公司因债券违约而收到监管下发的关注函。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债券违约不能都“甩锅”给疫情。

  以康盛股份(002418.SZ)和天广中茂(002509.SZ)为例,究其债务违约背后的原因,还是早年间大肆并购,后经营遇阻、商誉减值、盈利下降惹的祸。

  关于疫情之下的债券市场违约率是否会提高,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彭立峰24日表示,人民银行对相关企业已发行债券的履约情况进行评估,认为这种情况对市场影响总体可控。

  从“买买买”到“还还还”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近期出现的几家债券违约上市公司的亏损路径有其相似性,都是高价收购惹的祸。

  2月24日,深交所对康盛股份下发了关注函,就公司即将到期的5000万债券高度关注,要求公司说明能否按时足额偿还本期债券本息。据关注函,康盛股份于2017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第一期)(下称“17康盛01”)将于2020年3月1日到期,债券余额为人民币5000万元。截至2020年2月23日,康盛股份尚未做好债券偿付资金安排工作。

  记者梳理发现,康盛股份的问题不止于此。2015年康盛股份就曾接连收购成都联腾、荆州新动力、合肥卡诺三家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企业,上述企业刚过业绩承诺期后,2018年度及2019年前三季度合并净利润便分别亏损1.11亿元、1.15亿元。深交所因此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上述三家企业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上述变化说明业绩承诺期内的业绩真实性。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康盛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约为-1.56亿元,同比大降1540.82%。从1月公布的业绩预告来看,公司2019年度全年净亏损3.5亿元~4.5亿元。公司同时表示,鉴于公司2018年度净利为负,且2019年度预计净利为负,公司股票或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

  与康盛股份“同病相怜”的还有天广中茂。

  2月19日,天广中茂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无法清偿近157万元债券,被债权人提请破产重整。根据公告,债权人郑州蕴礼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于2018年4月11日通过华泰证券购买了天广中茂发行的3万张公司债券(债券简称“16天广01”,债券代码“112467”)。

  申请人先后进行了两次债券操作,先将其中1.5万张债券对外转让,并收到了转让款111.57万元,再将持有的另外1.5万张债券向公司申请回售。公司应最迟于2019年10月26日向申请人支付债券本息共计157.5万元。

  截至目前,天广中茂已通过场外交易方式于2019年11月28日向申请人支付债券利息6375元,暂计至2019年10月26日的余款156.86万元至今尚未支付。

  从公司情况来看,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家公司很类似。2015年,也就是康盛股份大举收购的同一年,曾经的“消防第一股”天广消防(天广中茂的前身)分别以12亿元、12.69亿元收购了中茂园林、中茂生物的100%股权,溢价率分别为90.83%、469.25%,合计评估增值16.19亿元。

  2018年,在将收购中茂生物而产生的6.12亿元商誉一次性减值后,直接导致公司业绩亏损4.52亿元,并因大幅下修业绩遭深交所通报批评。2019年公司亦未能扭亏,预计全年亏损21.58亿元~30.47亿元。

  债券市场总体可控

  2019年,我国债券违约数量和违约金额均创下近5年新高,虽然违约企业仍以民营企业为主,但城投债和国企美元债“信仰”相继破灭,其中不乏多家违约的上市公司。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12月12日,共有27家A股上市公司发生54次债务违约事件,涉及债券余额总计405.19亿元。违约次数与违约债券余额略低于去年,2018年共发生56次违约,涉及债券余额455.2亿元。包括永泰能源、*ST秋林等超过10家都有2次以上债券违约记录,其中永泰能源违约次数和总金额均排名首位,共发生9次违约,涉及债券余额达77.5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年初至今,上市公司发行债券共282只,2月发行157只,仅24、25两日的发行数量就达到31只。另一方面,2月面临到期和回售的公司债券共65只、688亿元;2020年3月,面临到期和回售的公司债券共212只、2317亿元。

  总结刚兑打破以来上市企业违约的经验教训,大概可以将风险源头细分为五大类型:长期经营恶化至内生流动性不足、激进投资后的失败清算、财报信息失实暴露至外部流动性骤断、实际控制人风险传导以及短期宏观因素的结构性冲击。

  可以看到,融资便利在解决企业短时间内生流动性不足的同时也容易造成风险意识的淡化,加速了新增投资决策的落实。太平洋证券认为,对于投资激进与否的判断,目前可以分为违背经营实力储备的产能扩张以及本就高风险的多元投资布局,后者演绎为债务违约的突发性往往令投资者陷入被动。比如乐视网、中安消、盛运环保、凯迪生态等企业的投资扩张就多发生于整体收入尚可但盈利储备不足或者稳定性欠缺的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处于上述阶段的发债企业并不止于上市公司之间,加之疫情影响,进一步导致现金流出现问题,因此市场不禁发问:疫情下债券市场违约率会提高吗?

  对此彭立峰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短期内对我国经济产生了一些影响,对部分行业企业的收入和盈利能力也会产生负面影响,可能会影响相关企业已发行债券的履约情况。人民银行对相关企业已发行债券的履约情况进行评估,认为这种情况对市场影响总体可控。

  他表示,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比如餐饮旅游企业的债券规模,在全市场融资规模比重不高,目前这个比例在1%左右,不会推高整个债券市场的违约风险。此外,疫情发生以来,人民银行加强逆周期调节,超预期投放流动性,债券市场流动性比较充裕,债券融资成本下降,有利于企业接续债务。

  同时,对于受到影响的金融机构和企业的发债,人民银行也设立了“绿色通道”,发行效率的提高也有利于缓解企业再融资压力。

(责任编辑:田云绯)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上市公司年后债券违约谁之过?“买买买”惹的祸

2020-02-26 09:01 来源:第一财经
查看余下全文